您现在的位置是:首页 > 猪爸爸猪爸爸

对于猪,总是有些道不明的情感

猪爸爸2019-06-11【猪爸爸】人已围观

简介有猪的地方就是家,如果说佩奇生活的环境是对家的一种模拟,那么,小哼生存的地方就是真实的家。有小花有毛毛,有我们懵懂的童年和成长的痕迹,有十里乡亲的包容和爱,有我们永不磨灭的记忆。

    对于猪,总是有些道不明的情感
    记得小时候每遇暴雨过后,我坐在门前的河堤,傻傻望着汹涌翻腾的洪水,红色的洪水间夹杂着白色泡沫,像极了屠夫刚刚抡上案板的新鲜猪肉,质地紧密且富有弹性。可能是因为生在农村长在农村的缘故,心里没有太多的杂质,可以在任何时候,任何环境下产生对美好事物的向往。
    八十年代末的农村,生活还很拮据,猪应该算是每个家庭最重要的副业,是每个家庭的重要开支来源。生产工具、作物种子、肥料要靠它,生活用品、糖果饼干、新衣服新新袜子要靠它,姑娘的嫁妆、媳妇的聘礼都要寄托在它身上。那时候只要是向别人家借钱赊账的人,都有一个口头约定:等猪卖了就来还钱。我大伯家的堂兄说了一门亲事,原本计划在八月十五之前把家里的猪卖了就结婚,承诺给女方家里2999块的聘礼,许个爱你天长地久的愿望。不曾想,八月初的时候,即将出栏的两头猪全都犯了瘟病,急得大伯一家连夜赶去邻村乡里,请来好几个兽医,会诊了一晚上,打了好几管药剂,都没能救回它们的性命。那阵子,大伯娘双眼红肿,只要看到别人家的猪,就不停的抹眼泪,大伯和堂兄也是长吁短叹,眉间纠结成几字,好像能拧出苦水来。后来,因为拿不出2999块的聘礼,堂兄的婚事硬生生地头年前八月拖到了第二年八月。
    那时候,我爸是蚕厂技术员,我妈是地地道道的农民,相比之下,我们的生活还算比较宽裕,生活中就多了几分情趣。我爷爷是乡粮食报保管员,主要负责领着几个孙儿玩耍。玩耍的内容总是层出不穷,记忆最深的就是给家里所有的家禽取名字。我们家的猫叫小花,狗叫毛毛,十几只鸡也有名字,早上打鸣最早的公鸡叫大鸣,下蛋后叫得最欢的母鸡叫欢欢,只要有动静就吓得扑天飞地的小鸡叫张飞……当然,还有我们家的猪,分别叫小笨、小蠢,小懒……有一次妹妹要给刚买来的小猪取名叫八戒。爷爷说,它不能叫八戒,第一,它的年岁达不到,第二它的修行达不到,第三它的功力达不到。可能是因为刚刚离开猪妈和一奶同胞的兄弟姐妹,经常哼哼唧唧不停,最后我们给它取名为小哼。爷爷在乡里也算是个文化人,但没有取出象佩奇这样高端大气上档次的名字。如果是现在,我们肯定不会建议取名为八戒,而是佩奇了吧。

    成天哼哼唧唧的小哼比小笨小蠢小懒聪明了许多。刚来的那几天,十分躁动,两只前脚搭在圈栏边上,后脚跃跃欲试,终是没找到出口,只好偃旗息鼓。它呼赤呼赤地转了几个圈圈,最后一动不动地趴在圈栏里,目光迷离,神情忧伤,食不知味,一幅病欲怏怏的样子。弟弟说,小哼一定是病了,要爷爷给小哼把把脉。我一边说一边指着圈栏东侧的缺口,嘲笑小哼:那边明明矮了那么多,你却偏偏在这边不停地撞墙头。我说这话的时候,发现小哼迷离的眼睛里突然生出了一道炯炯有神的光,抬眼向我望了望。
    第二天早上,我还没起床,便听到弟弟在外面大喊小哼不见了。我妈一边在屋前屋后寻找一边喃喃自语,奇怪小哼是如何翻栏而出的,我不敢声张,只默默地去查看了东侧那处矮墙,果然有爪子刨过的痕迹,顿时有些心虚。还好,我平时对弟弟十分宠爱,他只是一个劲地问我小哼会去哪里,小哼会去哪里,却没向我妈告状。现在想想,我弟弟之所以会问我小哼会去哪里,估计是觉得我比较懂小哼。
    小哼到底只是一只猪,逃不过人的手心儿。没多大功夫,它就被我妈抓回来丢进了圈栏,我妈丢的时候明显有很大的情绪,力道比较重,小哼落地时踉跄了好几下才站稳,疼得嗷嗷大叫。
    后来,我妈在矮墙处砌了一块大石头,小哼在哼哼唧唧中逐渐忘却了它的母妈。再后来,我妈给小哼添了一个小伙伴,我们取名为小唧。话说当小唧来了后,小哼便不再成天哼哼了。原因很简单,它在进食的时候有了竞争对手,在长个儿的时候也有了横向比较,不能再像往常一样养尊处优了。写到这里不禁有些想笑,因为前段时间我妈劝我们再生个二胎时说,我家孩子吃饭慢条斯理,真该再要个,两孩子一起槽口好,好养活。
    那年年关,小哼和小唧一个被卖了,一个成了屠夫的刀下魂。我不知道被卖的到底是小哼还是小唧,因为那年的九月,我开始上学,随我爸住在乡里,只有周末才回家。久而久之,已辩不清它们初时的模样。无论怎样,它们的命运都是一样的,都说人怕出名猪怕壮,偏偏小哼和小唧都长得壮壮的。只记得,那天回家看到案板上的猪肉,我妈在笑,而我和弟弟,围在案板周围,黯然不语。
    几年前有次回乡,路过猪栏,小涵皱着眉头捏着鼻子,啧啧啧地发出嫌弃之声,我很不高兴地提醒他要回乡回俗,而后,径直走向猪栏,向热情招呼我们的伯娘竖起大拇指:伯娘,您这养猪的技能可是越来越高了哦。伯娘说,可不能和二十几年前相比,以前喂的是杂草,还不管饱,现在喂的是粮食,油汤肥水。到底是新时代了,人在注重养生之道津津有味的吃着粗粮素食,我在想,猪如果偶尔吃上一顿青草,估计也会咀嚼出美味佳肴的味道。正在遐思之际,听到侄女儿在喊:姑姑,那是佩奇吗?我说,佩奇在电视里,这个应该是小哼。侄女儿了一声做着明白状:佩奇是红色的,小哼是白色的。
   而今,故乡的田土、房屋都被修高铁的占了,曾经的猪圈都消失了,那墙那瓦都成了回忆。也许,儿时记忆也许会随着时间不断退忘,但是曾经那可爱的小哼忘不掉!

      有猪的地方就是家,如果说佩奇生活的环境是对家的一种模拟,那么,小哼生存的地方就是真实的家。有小花有毛毛,有我们懵懂的童年和成长的痕迹,有十里乡亲的包容和爱,有我们永不磨灭的记忆。

 

Tags:对于猪   情感   故乡   成长的斑迹   包容和爱   不磨灭的记忆

很赞哦! ()

随机图文

文章评论

    共有条评论来说两句吧...

    用户名:

    验证码:

站点信息

  • 建站时间:2019-05-07
  • 网站程序:帝国CMS7.5
  • 主题模板佩奇一家
  • 文章统计76篇文章
  • 标签管理标签云
  • 微信公众号:扫描二维码,加我好友